我的位置: 4px電話 > 政能量 > 正文

起起伏伏,看烏海一家如何“乘風破浪”

  中國之聲特別策劃《黃河人家》,講述沿岸人民與母親河相依相守的故事,記錄他們在時代變遷中,與黃河的和諧共生。今天推出第五篇——《流淌希望的河》。

  黃河內蒙古段全長830公里,流經6個盟市,形成巨大的“幾”字彎,造就了沃野千里的河套地區。托克托縣河口鎮是黃河上中游的分界點。流域內生態資源豐富,生物多樣性集中,是國家重要的生態功能區和北方生態屏障。

  烏海是黃河入內蒙古後的第一站。二百里黃河穿城而過,大河兩岸沙漠、戈壁、山脈、綠洲等自然景觀交相輝映。

  內蒙古烏海市綠色生態農業園,這些天,郭金奎家大棚裏的葡萄陸續成熟。綠葉掩映下,各色葡萄綴滿枝頭,農户們一手提桶、一手拿着剪刀穿梭在葡萄藤架間。這個季節,郭金奎家一天能賣100多箱,七八百斤葡萄。

  郭金奎:像咱們這個原來叫“女娜皇后”,我又給它起了一個別名叫“超級女皇”,口感相當好。

  客商:把這個還有其他品種給我們裝上幾箱子。

  客商:上次我們給你帶到呼市,這次準備帶到寧夏,做一個推廣。

  郭金奎:禮拜日來個上海的專家,專門就考察咱們這個葡萄,準備在這兒搭一個平台。

  坐船去黃河河心灘上種玉米

  68歲的郭金奎是烏海市烏蘭淖爾鎮農業生產致富的帶頭人,1993年,他帶着一家老小從當時的烏蘭察布盟來到烏海市。

  “三十里的明沙二十里的水,五十里的路程來摸黃河泥,半個月跑了十五回,跑成了羅圈腿。”郭金奎唱起的這首民歌,原本描繪的是愛情故事,被烏海人民改了歌詞,歌裏“半個月跑十五回”的地方就是黃河河心灘。當年,在老家種地只能温飽,郭金奎決定換個地方打拼。

  郭金奎:烏盟(原烏蘭察布盟)十年九旱,年景好了,一畝地打200斤糧。有這麼個機遇,烏海開發烏蘭鄉,這時候我來了。

  在烏海,黃河穿城而過,留下了幾十個土地肥沃的河心灘。郭金奎夫婦倆拿出當時家裏全部的積蓄2萬塊錢承包了100畝河心灘,在灘地上種起了玉米。

  郭金奎:四面都是黃河水,當中有個幾千畝地。當時買一畝地是200塊錢。本地人就説你是個大傻瓜,你拿錢買地為啥?地是挺好,就是每天種地坐船不方便,地在黃河裏頭,一個隊才就一個船,非常麻煩,沒人想種這個地。

  不管別人説什麼,郭金奎和媳婦、二兒子每天起早貪黑,紮在河心灘。

  能載130人的大木船晨發晚歸,這是郭金奎他們往返河心灘與岸邊的唯一交通工具,農忙時,誤船也是常有的事。

  郭金奎:誤了船沒辦法,就要過夜,當地人游泳也能過,我們也學人家。來這之前,連水都沒見過,到這就從旱鴨子變成水鴨子了。

  餓了、渴了,吃點乾糧、喝點冷水,手上、腳上的血泡慢慢變成厚厚的老繭。河心灘發展起來了,但黃河沿岸的沙地卻無人問津。

  被庫布齊、烏蘭布和、毛烏素三大沙漠包圍的烏海土地沙化嚴重。在郭金奎看來,黃河沿岸的沙土地雖然沒有河心灘地肥沃,但土壤透氣性好,適合種植果蔬。1997年,他們一家在黃河岸上建起了兩座温室大棚。在科技站工作人員的指導下,温室裏種上了柿子、黃瓜、辣椒,當年,大棚裏的畝產年收入就突破了萬元。

  郭金奎:一個温室就一個萬元户,兩個温室就是個兩萬元户,當時在烏蘭鄉都轟動了。

  天災突如其來,靠小吊瓜從頭再來

  2001年,黃河發生凌汛,烏海烏蘭木圖段堤岸決口80多米,瞬間一片汪洋。郭金奎一家的全部家當化為烏有。

  郭金奎:哭也沒眼淚了,8萬斤玉米泡在水裏頭,剛收割的,還沒賣呢。兩個温室大棚全都沖塌了,給兒子娶媳婦蓋起來的新房子也被泡到水裏了。

  經過6天搶險,堤岸決口合攏,郭金奎再回到被沖毀的大棚。

  郭金奎:淹了五六天結了冰了,還是想來這裏看一看。我就冰窟窿裏找這個小吊瓜,看看你到底好不好。拿鏟子鑿開冰面,把吊瓜拿出來,吃着挺好吃,挺甜。我還就是要種它。

  為了生計,郭金奎讓子女外出打工,自己養了雞鴨貼補家用。情況稍有好轉,他又建起了6畝温室大棚。這些年,他有空就去山東壽光等地學習先進的種植經驗和農業栽培技術。當年他從冰窟窿裏拿出來的小吊瓜就被改良多次,十多年來,累計給他們一家帶來800多萬元的收入。

  2014年,黃河海勃灣水利樞紐工程正式竣工投入運行,郭金奎的温室大棚因為都在庫區範圍內而被徵拆。

  進沙漠裏發展現代農業

  很快,市裏找到已經是遠近聞名的技術能手的郭金奎,希望他能另起爐灶,進駐距離黃河五公里的農業產業園區,發展現代農業。

  郭金奎:在這邊發展,一開始一看還是光禿禿的,一棵樹都沒有。後來我跟領導打報告,只要你把黃河水引上來,我就能給你種成。領導説,這個我們支持。

  2010年成立的綠農永勝合作社已經交給子女打理,但種了一輩子地的郭金奎還是學不會享清閒。

  郭永勝:這麼大歲數了,還要到處跑。

  郭金奎:不跑不行,還是有些不放心。

  清晨,郭金奎的大兒子郭永勝去市裏接上父親,要去產業園轉轉。採訪前幾天,氣温一直居高不下,一路上郭金奎都在唸叨,正處在葡萄成熟的關鍵期,讓兒子一定得關注棚裏的温度。

  郭金奎:咱們現在做的是數據農業,什麼時候栽的,什麼時候施的肥,什麼時候澆的水,必須有數據。過去種地都是瞎種,想澆水就澆水,想施肥就施肥,不能是這個概念。再就是推廣給農户,你拿着這個數據和他説話,他照你的標準,他也能種出來。

  在幾個大棚走了一圈,郭金奎把注意力放在了幾株出現乾枯葉子的葡萄樹上。郭永勝説,父親認為葉子枯了,是因為棚內放風量不夠大,氣温高。郭永勝則擔心是前幾天的一次施肥出了問題。

  郭永勝:正好那幾天温度高,幹施肥,肥料剛施過去,又高温,再沒補水的情況下,怕稍微燒了一個根,要是整株都燒壞了,那這一棵就全部死了。

  大棚裏的水果離不開人,郭永勝和弟弟都把家安在了產業園。郭永勝的兒子正在備戰高考,已經打算報考農業相關專業。

  目前,郭家已經在產業園建了103座温室大棚。他們一家人從河心灘出發,到黃河岸邊駐留,現在又把根扎進這荒漠裏,黃河水給他們的滋潤從未中斷。

  郭永勝:那會兒一説這個黃河水,就害怕。現在對這個黃河水有了感情了,現在在園區黃河水引進上來了,園區種出來的水果,蔬菜都不錯。現在離不開這個黃河了,真的離不開。我們也經常領着小孩去黃河邊那玩玩沙子、玩玩水。

  郭金奎外孫女:我們在遊樂場裏玩蹺蹺板的時候,起來的時候,就覺得像跳到黃河裏一樣,覺得很親切。

  記者手記

  我是記者譚朕,奔着黃河水而來的郭金奎一家已經在烏海生活了27年。最近,他們又新建了一個佔地26畝的葡萄温室大棚。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温室裏有幾株葡萄的少量葉子枯了,從温室裏出來,郭金奎有些擔心,他叫上正在大棚裏幹活的兒子兒媳,又拉上女兒,一起去大兒子家開家庭會議,大家一起探討葉子枯萎的原因,想辦法解決問題。

  在偌大的温室大棚裏,幾株葡萄並不起眼,但他們卻不敢掉以輕心。採訪結束,我找到了答案,那是因為他們深知,黃河水滲透在每一株葡萄藤裏,飽含在每一顆葡萄中,這樣的滋潤,來之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