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4px電話 > 要聞 > 正文

《光明日報》頭版刊文:愛農為農助農 不辜負這片綠水青山——記奮戰在脱貧攻堅一線的貴州大學知識分子羣體


【4px電話】

愛農為農助農 不辜負這片綠水青山

——記奮戰在脱貧攻堅一線的貴州大學知識分子羣體


  “頂天立地做科研!”這是貴州大學一條沒寫出來的校訓。


  “頂天就是牢記習近平總書記囑託,學術報國,建設世界一流學科。立地就是要把論文寫在貴州大地上,科研為民,不辜負貴州人民,也不辜負這片神奇的綠水青山。”中國工程院院士、貴州大學校長宋寶安説,以人民為中心的理念根植於每個貴大師生心中,我們有一大批愛農、為農、助農的專家教授,他們常年工作在脱貧攻堅第一線,農民們都親切喊他們“潘核桃”“張蔬菜”“金茶葉”,這些既是羣眾的認可,也是他們科研成果的價值。


  “圍着農民轉、帶着農民幹、做給農民看、幫着農民賺。”貴州大學的助農教授們捧出一顆赤子心、扎跟黔山紅土地,為貴州徹底扭轉千百年來貧困落後局面,打贏脱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擔起了知識分子的歷史使命。


  “讓農民創造出更多財富”


  “潘學軍,盼學軍!”在即將脱貧摘帽的全國深度貧困縣貴州赫章,提起潘學軍教授教農民科學種核桃的事兒,幾乎每個人都能説上幾句,羣眾親切地喊他“潘核桃”。


  潘學軍教授是貴州大學農學院副院長,從2008年起,這位山東漢子走遍整個赫章縣,從100多萬株核桃樹中選育出了優勢品種,再使用“高接換優法”解決了核桃掛果週期長的問題。


  如今,無論在加工廠還是種植基地,專業户、農户、企業經營者都給“潘核桃”豎起大拇指。


  貴州是全國唯一沒有平原支撐的省份,耕地碎片化嚴重,水稻產量較低,農民脱貧難度很大。貴州大學植保國家重點學科的陳卓教授帶領研究生開展了稻田綠色種養和生態調害工程建設,提高稻田綜合產值。


  “種糧不賺錢,農民積極性不高,但國家糧食安全和脱貧攻堅都要求我們想出辦法,讓農民創造出更多財富。”陳卓帶領項目團隊構建了誘集植物、蜜源植物、護衞植物、屏障植物等稻田植物體系,同時稻蛙複合種養,以蛙滅蟲,以蛙肥田。降低了稻田農藥和化肥的施用量,稻米品質提升,養蛙收入可觀,這兩降一升一下子把畝產提高了近兩倍,農民靠種田也能脱貧致富。為了做長產業鏈、提高附加值,陳卓團隊幫助地方企業打造了“蟹田稻米”“蛙田稻米”等一批國內和省內具有較高知名度的品牌,在播州區、石阡縣、天柱縣、思南縣、三穗縣、黎平縣等地進行示範與應用推廣,稻田每畝綜合產值平均達到17500元,成為西南山地稻區農藥化肥減施的典型示範技術和貴州500畝壩區產業結構調整的主推技術,在貴州省31縣推廣,累計面積600萬畝,新增經濟效益9.03億元,而且輻射到渝、湘、滇等周邊省市,陳卓也被評為國家中青年科技創新領軍人才。


  黨的十八大以來,貴州大學在貴州的脱貧攻堅中發揮了科技支撐的重要作用,累計派出各類科技人員17000餘人次,其中高級以上職稱的佔80%,帶動50餘萬貧困人口脱貧。同時示範引領貴州省廣大知識分子投身脱貧攻堅事業,起到了“領頭羊”的作用。


  “我們內心火熱”


  “讓我們內心火熱,有盼望,殷勤不懶惰!”貴州大學綠色農藥與農業生物工程教育部重點實驗室教授金林紅把這句話寫在朋友圈,作為自己的座右銘。


  貴州的風土非常適合種茶,88個縣區市,每一個都產茶葉。但要靠茶脱貧致富,那就得種出無農藥殘留的高標準茶葉。只有端出一杯乾淨、生態、綠色的貴州茶,茶農才能持續增收,脱貧成果才能穩固。


  金林紅教授的研究方向正是用生物技術控制有害生物,解決茶樹病蟲害的同時增產提質。除了課堂教學,金林紅都帶着學生在茶園和實驗室之間奔波,一日三餐不規律、迷路于山間、在路上為學生修改論文都是他的工作常態。


  在深度貧困的貴州省沿河縣,貴州大學動物科學學院副教授張勇正在給移山村的羣眾傳授養豬技術。“養不養得活,賣不賣得脱,劃不劃得着。”這三句話一下子把羣眾聽課的熱情調動了起來。養殖技術、產銷銜接、價值鏈條這些專業的內容,經他這麼一講,羣眾都能聽懂學會。


  今年4月,疫情剛剛緩解,張勇就帶上18000多冊他編寫《養豬實用技術圖冊(貴州方言版)》從貴陽出發了。一週跑了5個縣,所有圖冊免費發給養殖户。“做圖冊的初衷,就是要用簡單樸實的農民語言,通俗易懂的圖畫,讓農村中小養殖户看得懂,學得會,記得住,用得上。”這些年,張勇帶領團隊繪製了《貴州生豬全產業鏈圖》,編制了《貴州省規模化養豬場常用生產技術指標》,2019年獲得貴州省科技進步二等獎。


  在脱貧攻堅這一偉大壯舉中,貴州大學的教授們為農民創造價值的同時也實現了自我價值。據統計,黨的十八大以來,貴州大學的科研成果中40%直接間接與脱貧攻堅有關,有62項成果獲得國家級獎勵。


  “農民的獲得感帶給我成就感”


  “別看這些菜苗只有幾分錢,但是在我眼中就是脱貧攻堅的希望。”8月14日,記者見到了剛剛從深度貧困縣威寧趕回貴陽給研究生上課的貴州大學農學院教授張萬萍,今年的9個月時間裏,她有半年奮戰在深度貧困縣的脱貧攻堅一線,指導羣眾發展蔬菜產業。而在2019年,僅威寧縣她就去了22次。


  威寧縣地處“貴州屋脊”的烏蒙山核心區域,自然條件惡劣,蔬菜種植難度大。由於採用了先進的抗旱抗寒技術,只要張萬萍指導過合作社和村組,總能豐產豐收,羣眾因此都親切稱她是“蔬菜女神”。


  在海拔2600米的威寧縣高山村蔬菜種植基地,11000畝的蔬菜豐收在望。在如此乾旱缺水又土地瘠薄的高山上發展大規模蔬菜生產,張萬萍團隊在科研上實現了新的突破。據統計,張萬萍帶領的團隊實施的科技示範項目累計為威寧縣的農民增收6000多萬元,帶動464户貧困户脱貧,四個基地產值達到2億元。同時,張萬萍團隊這些年也在脱貧攻堅一線高質量完成了國家基金課題3項、貴州省科技重大專項3項、科技支撐計劃項目10多項。


  “我是學農的,事業就在農民身上,他們脱貧致富、日子越過越好就是我的追求。”張萬萍説。


  8月8日,雨季剛過,貴州大學農學院的龍友華教授就來到六盤水市指導獼猴桃種植户防治病蟲害,跑了三個縣的十幾個基地,一住就是半個月。“除了上課,我基本就跟獼猴桃在一起,週末帶着學生來搞科研,給農户傳授種植技術。這樣的日子過慣了,哪天讓我停下來,我還真不適應了。”


  龍教授和獼猴桃的故事還要從2004年説起,那年貴州最早發展獼猴桃種植的修文縣暴發了獼猴桃潰瘍病,龍友華聞訊趕到修文,沒用幾天工夫,就挽救了上萬畝作物,保住了農民的辛勤成果。當時,整個貴州搞獼猴桃的科技人員幾乎沒有,回想起農民焦急的眼神,他下決心調整自己的專業方向,專攻獼猴桃。從病蟲害防治到栽培技術的開發,從品種的選育到後期的貯藏保鮮,他帶領團隊解決了獼猴桃產業的全流程難題。如今,獼猴桃產業已經成為貴州農民脱貧增收的重要產業,2019年全省種植面積達到67.98萬畝,排名全國第三。六盤水、黔東南、黔西南、畢節、銅仁等地都發展起了獼猴桃產業。


  小小獼猴桃,托起致富夢。龍友華指導和服務的息烽縣大洪村,靠發展獼猴桃產業,人均收入從2015年的3600元猛增到2019年的15390元。據統計,在龍友華團隊提供技術服務後,種植户收入都有60%以上的提高。“農民的獲得感帶給我成就感,而我們分享着共同的幸福感。這份感覺讓我忘記了一切曾經的艱辛和困難。”龍友華説。


  作者 呂慎 通訊員 康瑞

  來源 光明日報

  編輯 韋一茜

  編審 王璐瑤 李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