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4px電話 > 畢節 > 正文

【4px電話】從“缺醫少藥”到“家門口看病” 威寧貧困羣眾有了踏實的“醫”靠


  站在威寧自治縣雙龍鎮紅光村高處看,150平方米的村級衞生室成了一道亮眼的風景,紅白相間的線條清晰明亮。牆體上,寫着的“幸福鄉村衞生室”格外顯眼。


威寧自治縣龍場鎮營田村幸福衞生室


  為何叫幸福衞生室?村民楊永永道出了由來:“老衞生室環境又髒又亂,現在的衞生室環境乾淨整潔、藥品齊全、服務挺好,感覺挺幸福。”

  診斷室、治療室、藥房、資料室“四室分開”,血糖儀、心電儀、診查牀、呼吸器等設備設施讓幸福衞生院“五臟俱全”,徹底告別了以前聽診器、體温計和血壓表“老三樣”看病的模式,普通小病、常見病都能在村衞生室得到治療。

  對楊永永來説,看病跑路曾經是她的“痛”,“以前去一次城裏把藥買回來囤起,而且要走很久才買到,現在完全不用了,在村衞生室就可以解決了。”


村醫在寬敞的衞生室裏給羣眾看病


  像這樣的幸福衞生院,威寧共建設了619所,並配置了1405名村醫,平均每村至少有兩名,羣眾實現了有地方看病,有醫生看病。

  地處貴州烏蒙山腹地的威寧自治縣是2020年全省剩餘貧困人口最多的縣,山高路遠,羣山阻隔,過去村民看病,受制的除了自然條件,還有醫院的“硬件”設施。“小病拖,大病扛”曾是威寧山區羣眾看病遠、看病難的真實寫照。

  “當時僅有一棟沒有抗震能力的800平方米業務用房和一台X光機,一個綜合門診,只能看一下簡單的頭疼腦熱和清創。”石門鄉衞生院院長金佳畢説。


石門鄉衞生院的輸液大廳


  “十三五”以來,威寧自治縣大力加強基層醫療衞生機構能力建設,實現了全縣41個鄉鎮(街道)均有一所達標衞生院,共建設了619所村衞生室,並配置了1405名村醫,着力破解基層羣眾“看病遠、看病難”突出問題。

  一所所鄉鎮衞生院和村級衞生室新建、一台台嶄新設備儀器投入使用、一間間現代化病房設施齊全、一位位骨幹醫療團隊醫生駐點坐診……羣眾就醫環境得到了進一步改善,“看病難”問題得到有效緩解。

  “現在我們衞生院有3000平方米,職工41名,完成急診急救室、遠程會診室等建設,徹底解決了衞生院醫療設備落後面貌。”金佳畢高興地告訴記者。

  威寧還致力於提高基層醫療服務水平,積極開展鄉村醫生能力培訓,2020年以來,共培訓8000餘人次,大力提升了鄉村醫生的醫療技術,將農村常見病、多發病留在村衞生室治療。


2020年以來,通過各種途徑開展了9次鄉村醫生培訓,共培訓8000 餘人次,大力提升了鄉村醫生的醫療技術


  “之前,醫院沒開展過肛腸手術,經過培訓進修後,回來總共開展了1000多例手術。”威寧迆那鎮衞生院副院長林炳成把肛腸手術開展得越來越嫺熟,周邊7個鄉鎮村民也慕名而來。

  隨着健康扶貧工程深入推進,醫療服務種類越來越多,醫療保障、遠程服務、簽約家庭醫生……優質醫療資源不斷下沉,威寧讓貧困地區百姓享受到更加優質便捷的醫療衞生服務。

  “血壓正常的,但是不要大意,平時還是要吃清淡點。”9月12日一早,牛棚鎮魚塘村衞生室村醫馬雄康揹着醫藥箱,來到簽約服務對象曹宣文家,量血壓、詢問服藥情況、瞭解飲食習慣。

  今年67歲的曹宣文,患高血壓已有5年,以往他每隔一段時間都要走到村衞生室去測量血壓情況。自從簽約家庭醫生後,家庭醫生長期跟蹤掌握病情,根據他的身體狀況換藥調理。“以前是我們找醫生,現在是醫生上門來找我們,有她們在,心裏特別踏實。”曹宣文感激地説。


家庭醫生在開展醫療服務


  截至目前,威寧全縣建檔立卡貧困人口34.17萬人中,已實現家庭醫生簽約30.83萬人,為1.8萬名慢性病患者提供家庭簽約服務。

  此外,威寧還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做到應保盡保,實現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醫療救助全覆蓋,全面落實“先診療後付費”“一站式”即時結報等優惠政策。2019年,全縣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就診97.18萬人次,醫療總費用3.15億元,報銷2.79億元。

  基層衞生條件得到應改盡改、家庭醫生實現應籤盡籤、三重保障做到應治盡治,一項項醫療保障政策的落地落實,讓“小病拖,大病扛”的窘境成為歷史,貧困羣眾有了踏實的“醫”靠,實現了從“缺醫少藥”到“健康威寧”的蝶變。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吳傳娟 謝朝政 周陽 馮相清
編輯 胡鋭
編審 王璐瑤 韋一茜